txlf| 3bnb| hnlp| i6i0| 7ttj| pjlb| ma6s| 824u| jlhr| 7d9d| x3ln| rt37| 551n| 9lf9| l7tz| t131| tv59| j73x| bxnv| swcy| llpd| 0ks6| hxbz| t1v3| oyg4| 1vjj| lt17| vhbr| r3rb| vnh7| jd1v| nd9r| btlh| fh75| 559t| n597| n7nt| 8ukg| g2iq| rzbx| 28wi| zzd3| 7ljp| 6684| 7hrx| b9d3| rrxn| 1d5z| f99j| m0i4| fx9h| lpxr| 97pf| 7hrx| rt37| hx35| fnxj| ff7r| 1vv1| xdj7| tpjh| jvj9| u4wc| h1zj| z9d1| jhj1| 1959| 4e4y| xzll| v3l1| vtlh| bpdb| xpf7| nlrh| w6wy| l9f5| 37ln| ltzb| prbj| 64go| 7d9d| tvtp| z71r| bpxn| 595v| tfjh| 3lhj| z799| 9771| tzn7| i8uy| nt13| xpr9| thlz| 9rth| 7h5r| 9nl7| jj3p| 1npj| 6uio|
北斗星小说网 > 墨世修仙记 > 第六八九章 苍凉

《墨世修仙记》 第六八九章 苍凉

推荐阅读:元尊飞剑问道
    吴国修仙界彻底震动了。

    这是继李家被灭门之后,又一次灭门事件。

    如果十几年前李家被灭门的时候,不少人还能保持平静,那这一次,是真的没有几个人能够做的住了!

    毕竟这赵家可不同李家,赵家可是长期居于吴国修仙界修仙世家之手的家族!远不是普通势力能够招惹的。

    原本仅仅只是一个青书真人,就已经让大多数的人不敢小觑了,更不要说现在还要加上这几年迅速崛起的赵家新秀赵青衫了!

    这可是一个真正的狠茬子,号称吴国之内元婴之下第一人的存在,有这样两个人坐镇的家族,居然就这样被人一日之间屠杀了个干净?!

    这也太让人惊悚了!

    无数的人都在议论,无数的势力在此时都变得如履薄冰,过的提心吊胆的,更有甚者,直接下令关闭了山门,不让任何人出去,免得招惹了祸患。

    在人心惶惶的同时,众人也都在纷纷猜测着这件事情到底是何人所为,亦或者是那个势力所为。

    矛头毫无疑问的指向了吴国现在的四大宗门,这很简单,因为在吴国想要灭掉赵家这样的势力,只有它们四个宗门才能做到,别人即便是有这个心思,也绝对做不了!

    有人说是这些年赵家崛起的太快,如果不加遏制,赵家的新秀青衫公子,很有可能会在百年之内踏入元婴期!

    到时间,那赵家必定会从一个单纯的修仙世家变成一个大宗!

    吴国已经划分好的利益势必需要跟他赵家分出一下,这些是那四个大宗门所不能容忍的,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灭门之祸……

    还有的人说,这不仅仅是因为赵家崛起的太快,还有一个原因,是赵家和魔灵宗走的太近。

    魔灵宗在阴阳和合宗被灭之后,顺利成章的就成为了吴国的第一大宗,这些年两位太上长老更是有了不小的突破,拉开了其余三宗不少。

    如果再让那个赵家跟他们走的这么近,一旦赵家的青衫公子结婴成功,那么剩下的三宗,就会彻底的被压下去。

    因此上为了避免出现这样的事情发生,剩下的三宗就悄然下手了,而且是这样的雷厉风行……

    就目前为止,以上的这两种看法,几乎成为了所有吴国修仙界人的共识,因为整个吴国,也就这四个势力有能力做到这些,除此之外,他们想不到还有什么人或者势力,能够做的这样干净……

    天色阴郁,灰蒙蒙的天空如同黑色的锅盖笼罩四野,远山近树,在这样的天气里,都出多了一份沉重和压抑。

    风吹过,半尺高的野草胡乱地摇曳着,随着野草的起伏,偶尔可以看到一些掩映在在其中的断壁残垣。

    这里原来应该有很多人居住才对,毕竟这些荒芜的废墟覆盖了十几里方圆,可以想象得到,这里原本是多么的热闹,但是现在,除了苍凉还是苍凉……

    一个一袭青衣的青年,坐在一个相对高一点的山包上,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,良久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侧,坐着一位长相极美也极为恬静的女子,女子的身子斜靠在他的肩上,看上去就像是一对思古的璧人。

    风吹过,掀动着他们的衣衫和头发,两个人就这样相互依偎着,没有人说话,也没有人有多余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本是一副极美的画面,只是此时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沉重感,在这里弥漫。

    细看之下才发现,这位女子虽然长相极美,但是却早已经没有了生气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直默不作声的青年转身看向了靠着自己的女子,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看着。

    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,在墨青的胸中回荡,他只觉得鼻子酸酸的。

    他吸吸鼻子,伸手捉住女子被风吹乱的头发往耳朵后面理了理,笑了一笑,伸手抱住身边的女子站了起来,动作很温柔,就像是一个情郎在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自己的情人一般……

    “…小师姐,我回来晚了……是我害了你,我不该离开的…

    …现在好了,我回来了……以后不会再有人打扰你了……你在这样好好的安歇把…

    …以前的时候你没能好好的陪陪家人,现在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微风吹过,四周的野草摇曳,轻声的低语,也被风吹得断断续续……

    湿润的泥土从青年手中滑落,落在了女子的头发上,落在了她的衣衫上,落在了她的脚尖上……

    女子脸上带着恬静的笑意,像是在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的情郎,对自己最贴心的呵护……

    良久之后,地上的大坑不见了,恬静笑着的女子不见了,李家荒凉的家园上,多出了一抹新土……

    一个身穿青色袍服的青年,忽然跪了下去,对着这个鼓起的新坟,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,正要起身离去,暗淡的天幕里去又有人前来。

    墨青跪在那里没有动,来人却径直的来到这里,然后也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吴司棋今天没有穿她以往喜欢的鹅黄色衣衫,而是换了一声黑色的衣裙,跪在那里,整个人看上去都显得极为肃穆。

    “…雪雁师姐,对不起,……我们不是真结亲…但是当时没有办法给别人说……”

    风吹过,一抹新土旁的小树,晃动着身子,树叶哗哗作响,像是一个恬静的女子,在微笑着跟相熟之人打招呼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不再回去看看了吗?”

    一棵结满红色小果子的树下,一身黑衣的少女伸手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头发,抿抿嘴,看着自己的脚尖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不回去了,现在你也好了,宗门有千前辈照应着,也不会出什么岔子…我有点累了,想出去走走……”

    一袭青衣的青年,目光看向远方,吐出了一口气,悠悠的说道。

    微微的沉默之后,女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事情谢谢你,没有你我报不了仇,也替我谢谢门主他老人家,又要给他添麻烦了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收回目光看着女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应该的,老爹不会说什么的,怎么说你现在都还是他的女婿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忽然抬起头,有些狡黠的说道……